神道子

画地为牢,圈地吃瓜。
是当地无名冷cp玩家。

我得想个方法给大师兄多加剧情。某师兄吹嘀嘀咕咕看着空白的备忘录陷入沉思。

相遇

梗源 @千山杳 大大,有略微更改,魔封剧终快完蛋荧祸与私设性格幼元。人物ooc预警,第一次写元荧,纠结脸。


元佛子遇上了一个魔。

不同于以后沉稳温和的佛者,彼时的元佛子仅是一个少年,虽然在师父副住持的言传身教下有些年少老成的架势,可和个性活泼的白云剑同修久了,少年人的任性叛逆也被带出了些。这就体现在元佛子和白云剑某个心照不宣的秘密上,虽然元佛子对于修炼认真刻苦,然而偶尔也会和白云剑一同结伴偷偷溜去寺庙外的集市人家放松一下。恰巧偷溜路上出了点事故,元佛子和白云剑两人分散,元佛子就是在这时候遇见了一个奇怪的魔。

他说,元佛子,我原谅你了。

魔很好看,不仅双马尾还妆容精致,总觉得对方周身有一股特别忧...

抠细节笔记(持续更新)

佛门真甜,副住持人真好。
为啥没人粉副主持呢?魔封佛门各个都超棒!(大千释儒滚蛋)
抠个细节,第二章元佛子为了荧祸失联多年找不到人,然而副住持不仅知道元佛子住在阴阳双途川,就连元佛子失联的理由都知道,剧中原话是“因为一件不解之惑”,可以看出阿元和师父的感情真的很好了,副住持连这个都知道。可以暗搓搓延伸思考阿元是否心生困惑向副住持求解。记个小本本,副住持对白云剑的称呼是白云。
还有白云剑和元佛子剧中第一次初见也是久别重逢有魔要找元佛子麻烦,问谁是元佛子,小白云第一个挺身而出说“我”,然后在对方问他是元佛子?立刻回答“不是”,太可爱了,看到对方是来找同修麻烦,连原因都不问就赶着送魔去投胎了。
第三...

魔封市问元日常相关

是夭折的段子集计划,人物ooc预警,避雷预警。

养老魔封市背景,柔弱科技人员问(O)x暖心大学生元(A),虚假ABO设定


1.关于标记


那是元佛子第一次离他那么近,问奈何的头发很长,本人也是随意不加拘束,元佛子轻轻拂开对方白发露出后颈,他的皮肤有种病态的白,不知是因为在实验室常年不照阳光还是他是病人的缘故。如果是病的话,会传染吗?元佛子的思维陷入卡顿,原本就缓慢动作也暂停下来,似有一种进退不得的窘迫感。

“太慢了。”

打破这份停顿的是问奈何,向来高冷矜持的教授即使现在依旧神情淡淡,似乎被发情期困扰的人并不是他,如果忽视周围浓郁到近乎令人窒息的茉莉香气,确实……好学生元佛子下意识扶住病弱的...

思索

我是应该写养猫(双途川三人组三选一)

还是写约会圣地电影院篇(多cp)

还是早点把养儿日记完结

困惑

@莫 你看是不是神似。

荧白恋爱实纪录

虚假ABO设定,邪教cp荧祸x白云剑,人物ooc预警,别问结尾作者忘词了。


当白云剑站在游乐园门口时,他还是满心的茫然,记忆回溯至清晨,云忘归苦着脸给他塞了两张游乐园的门票,交代他一定要好好玩不能辜负他辛苦排了一晚上才买到的票,他陪玉离经周末去君主任那里补课了。所以现在他和荧祸站在魔封市新开的妖异魔城主题游乐园门口也是,还是不能理解,云忘归他们这是集体在怂恿他和荧祸约会吗?连元佛子都翘了问奈何的课来帮荧祸看店了,还真是大手笔,就不怕问奈何让他们几个通通挂科吗?

心中纠结于期末成绩,白云剑未曾发觉荧祸已牵着他手排队进了游乐园,或者是因为早已习惯于对方的靠近才不设防。倒是荧祸一边不着痕迹护着身...

魔封市恋爱实纪

续养老魔封市荧白背景,人物ooc私设预警,cp荧白,掺杂微量云玉,昔豁。

得知白云剑抛弃小伙伴独自先脱单后,云忘归愤愤而起,拉着满头问号的豁青云就开始了作战计划。

“但是,我们计划目标是什么?”难得假期结果大清早就被云忘归闯入宿舍拉起来的豁青云顶着炸毛的马尾,手里握着一杯豆浆,嘴里还叼着一个包子吐词含糊,艰难向精神抖擞的云忘归发问。

“呃,”云忘归气势一滞,当机立断拿起一个鸡蛋就往嘴里塞,等缓慢吃完又喝了一口豆浆才终于开口,“当然是为了考察白云剑和荧祸的恋爱日常来学习如何追人啊。”

“啊?”

豁青云看着云忘归表情极度纠结,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云忘归下意识开始反思起他刚说的话,然而没...

还是约稿,日常给列表打广告,约稿找他→知耳暲。

换了个背景桌子我好了,日常推问元,别问,钱包已经空了。我就想想看散发阿元,当然,老问到底会不会扎头发这还是个薛定谔,不要细究了。
相关段子推荐一发我养老魔封市问元段子相关,等我把卡住的那篇写完就整理段子。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是单纯瞎搞睡前故事,全员动物化,无逻辑童话文,角色ooc预警,cp问元、荧白。

白云剑是一朵小白云,小白云无拘无束就爱到处飞,他飞过很多座山和水,最后停留在了双途川。小白云拿着柄剑,他要打败栖息在双途川的大妖怪问奈何拯救自己的小伙伴,元佛子。

元佛子是一只白色的小奶猫,在小时候他曾和小白云相依为命,当时一小团白团子和一小团白气凑在一起奄奄一息时被一只红毛狐狸捡回去,在寺庙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后来寺庙里的大长辈赦无心因为寺庙的木鱼快要化形带着木鱼出门,寺庙里没有镇场子的大长辈小奶猫元被一只路过的白毛狐狸给叼走了。当时还是一团气的小白云想要追上去,就被大狐狸一爪子差点拍散,那时候小白云趴在原地就...

1 / 8

© 神道子 | Powered by LOFTER